生態觀察:娟秀湟中 清水悠悠

來源: 青海日報    發布時間: 2019-09-19 09:50    編輯: 馬燕燕         

  曲徑通幽的蓮花湖、碧波蕩漾的西納川、一渠碧水維新河……遠山、近岸、綠水、繁花,西寧市湟中縣,天凈水平映秘境,湖光山色兩相宜。湟中縣位于湟水流域中上游,共有中小河流21條、472.2公里,流域總面積3857.5平方公里,除群加河直接匯入黃河,其它均屬湟水一級支流。其中,21條河流、19座中小型水庫、65座澇池、9處萬畝灌區以及17處集中式飲用水水源地均已納入河湖長的管理范圍,實現了區域內河湖管理全覆蓋。

  “秘境湟中·清心之旅”,就從潺潺清水的洗滌開始……

  西寧市城市副中心多巴,有一個備受矚目的項目——多巴湖建設項目。這里南側下穿南繞城高速和青藏鐵路線,北臨昆侖大道,旁邊是正在建設的中國西部自駕車營地。

  新建多巴湖,需要對周邊教場河通過“清濁分流”進行全面治理,清水線為多巴湖引入清水,濁水線用于泄洪。為此,湟中縣對治理老鐵路至湟水河的教場河河段開展生態水工建設,“清水線”進行生態護坡607米,“濁水線”新建濁水道(泄洪道)3318.7米。同時,在多巴湖周邊開展綠化工程,通過實施河道濱岸植被緩沖帶工程,增進污染物攔截功能,進一步增強河流的生態服務功能自凈能力,鞏固上游來水的水質質量。目前,河道水利工程已完成總工程量的51%,預計今年年底建設完成。

  這里潺潺清水,串聯起北側湟水河景觀帶與南側園博園生態區的多巴湖濱水區域,也舒展開多巴新型城鎮化建設的生態畫卷。而打通“河暢”“水清”的最后一公里,湟中一直在行動。綜合治理,重點實施邊坡防護、河道清淤、垃圾清理等工程,著力解決河道不暢、防洪泄洪、河道堵障等問題,該縣重點實施西納川河防洪、維新河河道治理、土門關鄉四道溝溝道治理等13項河溝道治理工程,治理河(溝)道13.4公里,有效改善河道水流暢通情況,減少防洪泄洪安全隱患。

  大力實施排污口截污納管工程,建成運營多巴片區湟水河、教場河等26處排污口截污納管工程,截流生活污水7000噸/天,湟水流域扎麻隆橋至黑嘴橋段水質得到明顯改善;嚴格落實源頭防控,開展入河排污口污染源全面普查,對16個入河排污口信息進行核對,理清排污口數量、位置、排放方式等,并按序編號,全面掌握入河排污口信息……保護改善河流水質,秀美湟中通過不懈努力讓境內清水潺潺;清水悠悠的美景也讓湟中更加娟秀。

  

  初秋時節,漫步在維新河畔,清澈見底的河水倒映著四周濃濃的一抹綠色。青草、綠樹、格桑花,搭配著河道邊明黃色的圍欄,從共和鎮新莊村至下馬申村蜿蜒伸展,好一幅恬靜的鄉村山水圖。

  維新河為湟水河一級支流,發源于拉脊山北坡疙瘩灣,流經湟中縣共和鎮新莊、后街、河灣、上申馬和下申馬等村莊,在多巴鎮城東村與康纏河匯合后,經雙寨村匯入湟水河,河道全長20公里,河水主要由降水和高山融雪水形成。

  維新河河岸周圍分布的村莊中有5個被列入湟中縣美麗鄉村建設項目中,但由于村莊緊鄰河道兩岸修建,村民不斷在河道內傾倒垃圾,影響著河道的水質和抗洪能力,河道及沿岸臟、亂、差影響著村容村貌及美麗鄉村的建設和發展。

  為此,湟中縣開展了維新河(新莊村至下馬申村)河道治理工程,對維新河新莊村至下馬申村段兩岸修建防護工程,并輔以景觀措施,使河道形成較為完善的防洪體系,提高防洪能力,更全面地保護沿岸村民、道路等的安全,改善居住條件和生存環境,改變臟、亂、差的現象。

  湟中縣在水生態治理中積極實施生態修復治理,打通“岸綠”最后一公里。兼顧河流生態系統健康和可持續性的需求,努力實現水利功能和生態修復功能的統一,著力解決水土流失、水生態環境破壞等問題。建成大石門小流域綜合治理、大寺溝項目區專項建設等12項水土保持工程,治理水土流失面積105平方公里。開工建設湟水流域教場河環境綜合整治及生態修復項目,著力構建教場河立體生態防污和自凈系統,改善教場河水質。

  2019年,湟中縣繼續加大生態修復力度,實施全國坡耕地水土流失綜合治理和馬家灘后溝小流域綜合治理工程,項目建成后將治理水土流失面積35平方千米,目前已完成治理面積23.55平方千米。

  

  設置縣、鄉(鎮)、村三級河湖長486名,其中縣總河湖長2名,縣級河湖長22名,鄉鎮級河湖長30名,村級河湖長432名。在水生態治理的過程中,秘境湟中不再神秘,山清水秀人和順在這里不再是夢想。河湖長,在打造河湖清水的過程中,發揮了舉足輕重的作用。

  “上馬申村沿維新河分布,維新河滋養了我們的村莊。過去,因為大家環境保護意識不強,河道周邊污染嚴重。自從成為村級河長,每天去河邊走走看看成為了我的日常,發現問題立行立改。村干部也從自身做起,以身作則糾正村民的作風。”上馬申村黨支部書記黨明福說:“流經我村的維新河哪里是污染重災區、哪里是管護重點區,都在我的腦海里,每天去不同的河段看看,我才能安心。”

  像黨明福一樣,巡河巡湖成為了河湖長們日常生活的一部分,在他們的腦海里早已形成了一個看不見的水域圖。而他們正在為這幅美麗的圖景不懈努力著。盤道河流經共和鎮東岔村,豐富水源的滋養讓這里成為了天然的草場的同時,也成為鄉村旅游的圣地。

  “從前,很多人來到東岔村租賃帳篷,在草地上野炊。為了保護盤道河,我們取消了這一旅游項目,僅此一項東岔村即損失了上百萬。”共和鎮鎮長、鄉鎮級河湖長黃品貴說:“但是東岔村黨支部書記、村級河長鐵生福毅然選擇了保護河道,現在他們正在發展生態農業的路上不斷探索。”

  嚴格落實“縣級河湖長每季度巡河一次、鄉鎮級河湖長每月巡查一次、村級河湖長每半個月檢查一次”工作制度,2019年湟中縣各級河湖長累計巡河湖2756次。充分利用大數據、信息化手段助力河湖長巡河履職,按照省市統一部署,為全縣所有河湖長在手機上安裝“夏都河長APP”,通過GIS技術服務平臺和大數據可視化系統,實時顯示河長巡河軌跡,護河巡河情況一目了然,實現了河湖長工作管理的智能化、精準化、高效化及公開化。

  此外,為切實做好河湖沿線環境衛生整治工作,湟中縣15個鄉鎮均成立了河湖管護保潔大隊,并按照“分段包干”原則,對轄區內河湖環境衛生及時清理整治;同時,對河湖及水源地周邊垃圾進行清理整治,使全縣河湖環境得到了有效改善。今年到8月,累計清理各類涉河湖垃圾198處、550余噸。(賈泓)

  美麗草原留子孫

  八月,青海湖西北角的吉爾孟草原迎來了一年中的“黃金季節”,藍天白云,青青牧場、牛羊肥碩、馬兒歡騰,就像一張色調明朗、意境悠遠的巨幅油畫,讓人百看不厭、留連忘返。

  距離剛察縣吉爾孟鄉60多公里的東格爾千象谷瀑布下,更藏才讓正和十幾個牧民一起忙著撿拾散落在草叢里的飲料瓶、易拉罐、塑料袋……

  今年40歲的藏族漢子更藏才讓身板壯實,一頭濃密的黑發映著古銅色的臉龐,明亮的眸子里透著堅毅的目光,他是秀腦休麻村一名保潔員。

  更藏才讓回憶道:“前幾年許多牧民家門口滿是垃圾,爐灰隨處散放,舊衣服、牛羊骨頭到處亂堆,特別是一些食品包裝袋,牛羊誤食后死亡率很高。這種情況讓我覺得應該行動起來,保護我們賴以生存的草原。”于是,他加入村里的保潔隊,幾個人一有空閑就去撿拾草原上的垃圾。更藏才讓和家人先將自家門前和草場上的垃圾收拾得干干凈凈。鄰居看到他家的環境這么好,也學著做了起來。就這樣,清理垃圾慢慢成為秀腦休麻村牧民的自覺行動。每逢草原重大節慶日子,全體牧民都會自發進行環境衛生、水源地和河道的大清理。

  傳統文化展示會是秀腦休麻村每年最隆重的節會,今年節會上,更藏才讓自告奮勇,義務承擔起垃圾清運任務。他告訴我們一句藏族諺語,大意是:拔草的人個子長不高,弄臟河水的人眼睛會疼。更藏才讓從小就聽阿媽說過這個諺語。為了家鄉美麗的江河綠地,他始終懷著一顆敬畏之心,在沒有終點的環保路上不斷前行。

  今年8月,更藏才讓被鄉政府評為“吉爾孟鄉最美環保人”。

  幾年來,更藏才讓和保潔隊的伙伴們走遍了周邊的草場、坡地及公路沿線,一路撿拾垃圾,還給牧民群眾發放藏語版的環保手冊,教會他們如何清理垃圾、保護環境。

  保潔員先巴措說:“保潔隊成立以來,大家都養成了在家不隨手丟垃圾、在外見垃圾就撿的習慣,大家覺得環境好了,草原更加寬闊了,住著更舒坦!”

  先巴措是秀腦休麻村的一名普通牧民,2017年,她主動加入保潔隊。從家庭到保潔隊,先巴措原本平淡的生活一下子變得豐富多彩起來。每天早上八九點出門,一直忙活到下午五六點,雖然干的活又臟又累,可她心里美滋滋的。

  “再不保護草原就晚嘍!”年過古稀的肉曾加老人撿起一個飲料瓶席地而坐,他說:“這些年牧民兜里有錢了,生活水平提高了,超市里什么東西都能買到了,可是塑料袋、飲料瓶成了草原上最主要的污染物。草原是我們的家鄉,今后,我們的子子孫孫都要在這里生活,我們應該把干干凈凈的家園留給后代。”

  目前,吉爾孟鄉有草原管護員、濕地管護員、天然林管護員、村級扶貧保潔員、鄉環衛工人109人。2018年以來,鄉政府經常組織動員全體機關、鄉屬單位干部職工,各村村“兩委”成員、鄉環衛隊工人、個體工商戶,對全鄉5個行政村和境內315國道沿線、鄉排洪渠及各小區環境垃圾進行了集中清除。2018年初至2019年7月,清除衛生死角150多處,共填埋、清理各類垃圾60余噸,解決了境內公路、河道兩旁的“遺留”垃圾和村莊死角的“歷史”垃圾。

  如今的吉爾孟草原綠草如茵、溪水潺潺、牛羊悠閑。各村草原上活躍著幾支特別的隊伍,他們不時穿梭于賽馬會、祭敖包等活動現場,他們是熱鬧氛圍里的宣傳員,他們是喧囂過后一片狼藉草地上的環衛工……(才項什姐)

  兄弟林

  出尖扎縣城,沿舒緩的黃河順流南下,那一片綠蔥蔥、金燦燦的樹林總在不經意間將路人的視線引向省道203線西沙石料場片區——4個多月前,這里還是一片砂石裸露的土地,而它以這種貧瘠的姿態,在隔河相望的尖扎縣昂拉鄉和化隆回族自治縣德合隆鄉群眾接連不斷的相互埋怨和爭吵中被迫消磨了數十年光景。

  今年4月25日,來自海東市和黃南藏族自治州的700余名藏、回、漢族群眾和干部職工齊聚于此,攜手栽下這一片30.1公頃的民族團結“兄弟林”,終于為這里披上了那件早應擁有的綠衣,更為困擾兩岸百姓數十年的地界糾紛畫上了休止符。

  走近這片生機盎然的樹林,茁壯成長的青楊、山杏、油松、圓柏和花灌木已將省道兩旁妝點成一幅彩色的油畫,猶如一片花團錦簇的草場。而更為搶眼的是那塊立于道路西側樹木間的大石碑,“民族團結林”——這是刻在石碑上的五個紅色大字,它櫛風沐雨,只為見證兩岸百姓兄弟情誼,時刻囑咐兩岸百姓永世和諧。

  同行的尖扎縣昂拉鄉措加村支部書記鬧日旦和73歲的鬧排老人見證了這塊區域由百姓矛盾糾紛的“禍水”變成象征友好睦鄰的民族團結進步林的前世今生。“我們堅信這里一定也會像尖扎的其他山梁溝壑一樣長成森林,這片林子長得有多茂盛,我們兩岸百姓的情誼就有多深。”作為雙方欣然簽字畫押,握手言好的親歷者和推動者,鬧日旦對這片樹林充滿了期望。每天,望著省道203線來回穿梭的運水車在民族團結林進進出出,他和所有曾經深陷糾紛困擾的人們都揚起了嘴角。

  回憶起逝去的那段歲月,73歲的鬧排老人直搖頭,為那數十年白白閑置,又濫采砂石的土地叫屈。今天,這片林子里的每一棵樹木都向他們展示著無限生機,省道東側加達堂山頂那片因糾紛沉寂了20余年的100公頃耕地也將重新耕種,兩岸代表已然敲定“團結飯”的舉行地點和日期,壓在鬧排老人心頭數十年的秤砣終于落了地,屆時,他又將會以怎樣的面貌,帶著怎樣的心情去赴這場團結宴呢!

  提及人工造林,鬧日旦和鬧排老人顯得無比自豪。四五年間,尖扎縣每年大搞綠化,將一幅綠色卷軸從縣城南山底徐徐鋪開,鋪向每一道山脊,每一條溝壑,如今已是處處成林。

  “當年后山是茂密的森林,走進去陽光都透不進來,后來砍樹多了,站在自家房頂,就能看清在稀疏的林木中吃草的牛羊。”鬧排記得年輕時,昂拉鄉許多山梁都被茂密的天然林木覆蓋,后來被人們大面積砍伐,直到十年前,人們慢慢意識到生態保護的重要性,才停止砍伐,轉而種樹,今天,后山又漸漸成林,林草茂盛,地下水隨之變得豐富,還能常見馬鹿、盤羊等野生動物和許多不知名的禽類出沒。

  記得今年春天的一個黃昏,鬧排老人在自家園子里“偶遇”了一只馬鹿,驚奇之余,他撥通了縣林業局的電話,但當林業局工作人員抵達時,這只健壯的馬鹿早已不聲不響地溜走了……(公保安加)

能提现的电竞竞猜